忍者ブログ
廢棄文字倉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千零一次之後的勝利』

 

他總是掛著笑容,就像石膏面具一樣冰冷的笑容。

站在我的面前,今天的他還是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嘴角弧度精確的笑著,而我也一如往常的在腦內醞釀著可以將那一千零一號表情從他的臉上撕扯下來的好點子。


「骸,每次都貼著假面皮不會覺得累麼?」

「哦?請問你的意思是?」

「既然這裡只有你和我兩個人,就嘗試放鬆下你的面部肌肉如何?」當然我也可以免費幫你拉鬆它。

「你也真是個執著的人呢,對我的表情就這麼難以忍受?」

「你覺得我是這個意思?」

「只要每次見面都被投以類似的話,我想誰都會這麼認為吧。」他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

「有哪個人會覺得自己喜歡的人的表情難以忍受的?」有的話請順便介紹給我認識。

「.................。」

「可不可以別擺出這種臉,就算是我也會受到傷害哦。」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將左手放在額頭上,右手開始抹起不斷從眼角溢出來的生理鹽水「想不到你原來是個這麼有趣的人。」

「被這麼說我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不過既然這樣,我就更不明白你為什麼每次都在要求我更換表情了。」

「真的不明白?」

「不明白。」

「哼恩....」我故意頓了頓,看著他略顯迷惑的眼睛。

「那當然是因為........我想看到別人所不能看到的你的表情了,越多越好。」

「........................。」

.
.
.

看著對面某人就像霓虹燈一樣轉變的臉色,我輕輕的扯開了一抹笑容。雖然現在還是這種反應,不過總有一天.........。

至於現在...還是先開瓶香檳,

來慶祝這一千零一次之後的勝利吧。

PR

六月蟬鳴


“呵呵呵...請不要一付愁眉苦臉的樣子...如果運氣好的話,下次應該可以再次見面的。”

他輕輕的說著。

夕陽金黃色的光越過六月裡生長茂盛的樹冠灑落在飛揚的藍色髮絲上,斑駁的光點和樹葉造成的黑色陰影很好的遮掩了他的表情,但是我的直覺卻知道那張造型優美的臉上一定貼著一貫的笑容。

“還在猶豫什麼呢?對於彭哥烈和你來說,這應該是最正確的選擇。難道你打算丟下所有的東西親自去嗎?”

他微微的咪起雙眼,仍然平淡的語調,聳起肩膀,交纏在胸前的雙手在這個時候依然顯的他優雅又自在....即使24小時之後我和我的家庭教師甚至沒有把握可以發現他的"殘骸"!

“骸...你就沒有其他的話要說嗎?”忍耐著衝上前去打掉他臉上的笑容的衝動,地面蒸發出來的熱氣和太陽的餘光讓我感到有點暈眩。

“比如說?如果是彭哥烈你的希望的話...我會盡量達成的哦。”

“我應該已經說過很多次....別用那個名稱來稱呼我。”起碼在兩人獨處的時候。

“這可真是失禮了,BOSS”,嘴角扯起三十度的完美微笑:“那就讓我來完成你最後的命令吧。”

“你應該很清楚知道對我來說死只是向下一個世界出發的入口而已,我也知道你想要我代替你說些什麼,呵呵...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死心吧,澤田綱吉。”看著他繞舌的說完一長串句子並且一副"我將你看透了"的表情,我瞬間感受到掌心所傳來的一陣熱辣刺痛。

早知他明白我在想什麼,所以妄想他肯說出自己想聽的話,但是我忘了...這個有著古怪笑聲和髮型的男人幾乎花費了人生三分之一的時間來和我對著幹...從10多年前剛認識的時候開始。

如果沒有這次的事...也許我們能夠保持這種彆扭的關係直到多年後其中一方的逝去,可是......該死的!!我只有這時候才詛咒自己的優柔寡斷!感情正在慫恿著我和他一起去,理性卻在提醒我身為整個家族之長的職責。雖然這脆弱的理性會被擊得粉碎,只要他肯開口的話!

“...那麼.......是時候要出發了。”將沉默打破的還是他。

“再見。”太陽幾乎完全掉落到了地平線的另一邊,剩下一丁點的渣滓燃放出垂死的最後幾縷光芒。站在對面的人靜靜地點了點頭,雙腳流暢地邁開步子,帶動身體前往我無法窺視的另一端。在濃重黏稠的黑色裡,只有他轉身時側臉的線條、紅色的右眼和那個鮮明的“六”字強烈地灼燒在我的視網膜上。

我應該阻止他!

快開口說點什麼吧!彭哥烈十代首領!

別讓他走!

別讓他走!!

別讓他走!!!

雜亂無章的思考不停在"嗡嗡"作響的腦袋內盤旋著,眼球的內側浮現出他譏誚的嘴角,以及那反射出藍色光澤的瀏海。失去了機能的聲帶無法發出任何一個音符,只有嘴巴胡亂開合著。六月初蟬尖利嘈雜的悲鳴惱人地撞擊著我疼痛不堪的鼓膜。啊啊啊...誰可以讓這些該死的東西全部閉嘴!!!

 

“嘰—— 嘰———嘰 ———— .. 嘰..................... ”

 


“....代......十代目?十代目!”肩膀一陣強烈的搖晃將我從深沉的睡眠中拉扯出來。

“......啊...。”感覺到有濕漉的 液體從額頭上滾落下來,冰涼涼的,混沌的雙眼緩慢的聚焦在頭頂上灰白色的天花板“...是隼人啊....我剛剛睡著了?”

“是的,”多年來忠實的右腕從蹙緊的雙眉之間透露出對我的擔心:“需要幫您推遲今天晚上的會議嗎?”

“不,會議照常進行。”望了一眼裝飾奢華的黑色辦公桌上那些堆積成山的白色紙片,我彎起嘴角扯開了笑容。“只是長時間看文件有點累而已,這事可要幫我向利邦保密啊。”如果被那嚴格的家庭教師知道我在工作的時候睡著的話,就不只是吃一顆子彈可以解決的問題了。

又是一個炎熱的六月天,窗外展現著一派初夏的風景。太陽和那天一樣,正在以遲緩的動作消失在遠處,刺眼的光彩透過沒有關上的窗戶和一塵不染的白色天鵝絨窗簾,投射到平滑的木製地板上,安置在陰暗角落的古老落地鐘平穩的發出金屬鐘擺搖晃的滴答聲,混合著黑色書架上陳列整齊的古老藏書們所揮發出的書香味,飄蕩在這個黑白兩色的房間內。

“可以先去招集大家麽?我會稍後到會議室去。”望向仍然恭敬的站立在書桌前的部下。點頭示意他可以離開了。“啊.......可以幫我關上窗戶順便拉上窗簾嗎?”

目送隼人走出房間,把視線再次移向書桌上等待著署名的文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深深的陷入舒適的黑色真皮椅子內...........我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沒錯......這才是......正確的選擇吧。”

 


被隔絕了的窗外,六月的初蟬仍然歡快的鳴唱著。

 

<完>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Water Lily
HP:
性別:
非公開
ブログ内検索
アーカイブ
忍者ブログ [PR]